抖音快手短视频

【 .】,精彩免费!

斟酌着的时候,宇文皓已经冷冷地道:“不招便行了吗?惠鼎侯身边的人已经说了,连续几天故意在惠鼎侯的面前晃悠,知道他好男风,偏故意着男装去勾他,到底是不是脑子坏了?还是脑门被鬼拍了?惠鼎侯是什么人?竟然敢去招惹他,这条命如果不要的话,自己去挖个坟把自个埋了就成,别给本王惹麻烦,本王恨不得弄死……。”

元卿凌看着怒容满脸的他,轻声打断:“在侯府的时候,我听到跟惠鼎侯说如果我死在他的手里,会不惜一切杀了他让他为我垫尸底,王爷,原来这么爱我。”

这应该是最快能让他住嘴的办法了。

果然,宇文皓愤怒的脸倏然僵硬,嘴角抽动了几下,像是中风后遗症一样,“他娘的鬼扯什么爱?”

正欲好一顿分辨,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汤阳淡淡地道:“王爷,伤势的事情。”

宇文皓顿时会过意来,眉毛咋呼地竖起,拽住元卿凌的手臂直接拖过来摁下,巴掌举起,眼看就要落下,元卿凌连忙识时务地道:“说,我说。”

宇文皓一把放开她,“今日不跟胡闹,若不从实招来,有板子等着。”

为今之计,也只能向恶势力低头了。

她调整了一下坐姿,盘腿坐在床上,清了一下嗓子,这般磨叽却被宇文皓揪着她耳朵喝了一声,“说啊!”

元卿凌委屈地缩着脖子,看着他凶恶的脸,“马上说啦。”

“有半句虚假,本王就先杀了再跟父皇交代,最好别挑战本王的底线。”宇文皓怒道。

冬日甜美姑娘暖阳唯美写真集

元卿凌知道他倒未必心存要杀她的念头,但是,失控杀人也是有的。

遂也不敢隐瞒,道:“我想着惠鼎侯这样的人作恶多端却苦于没有证据无法把他入罪,心中不甘,知道他的癖好之后,我便乔装打扮故意去接近他,开始只想引起他的注意,等他上钩的时候我再设下陷阱,让王爷带人当场把他拿下,我发誓,我一开始真的是这样想的,我是想和王爷合作的。”

她看着宇文皓,一脸诚恳。

宇文皓脸色不耐,“说下去。”合作?以她的脑子也配?

元卿凌一脸颓然地道:“谁曾想他早就注意到了我,更没想到的是他敢当街掳走我,而且他是知道我的身份的,命人带了我到一个布满刑具的屋中去,想在那里对我行不轨企图,我当然不从,给他注射了麻醉针,顺便……”

她偷偷地看了他一眼,见他眸子还在喷火,嗫嚅道:“顺便拿了一张椅子,用椅脚戳向他以前欺辱民女的作恶工具。”

徐一和汤阳闻言,倒抽一口凉气,且徐一下意识地护住某个地方,天啊,这得多疼?那惠鼎侯也真真是硬汉了,伤到那个地方,还能出来蹦跶。

宇文皓的脸色也是变了变,却破口大骂,“得了机会,不马上逃走,竟要先伤人,是不是蠢钝如猪?”

元卿凌继续道:“我伤了他之后马上就逃了,谁知道出去就被侍女发现,被逼入了狗院里,不过说来也怪,那些狗却像发疯一样冲向府中侍卫,反而给了我逃生的机会,我见他们乱成一片,马上就从后门逃走了,一口气跑出老远。”

宇文皓听得不对味了,扬起眉毛,“逃出去了?”

“嗯!”

“既然逃出去,为什么会再出现在侯府?”宇文皓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来,神情开始慢慢地冷静。

元卿凌看着他,道:“我逃出去之后躲在巷子里暂时不敢出去,却看到王爷带着人经过,当时我以为王爷是去办差,没敢出来叫,后来我想想王爷似乎是往惠鼎侯府的方向去的,犹豫良久,我便偷偷地回去看了一下,见府门外果然有人守着,我就从后门进去了。”

“不对!”徐一瞪了眼睛看着她,“属下一直在后门守着,王妃没进来过。”

元卿凌略有些尴尬地道:“我以为守着的人是侯府的护卫,没瞧真切,在围墙边上趴了一会儿,发现地上有一个狗洞……”

众人沉默了。

王妃钻狗洞了?

元卿凌实在不愿意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狗洞太小,我肯定是钻不进去的,便爬上围墙从上头跳下来。”

徐一道:“那狗洞王妃还是能钻进去的,属下去布防的时候就看到这个狗洞了。”

“不说话没人当是哑巴!”元卿凌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徐一很委屈,他说事实而已。

宇文皓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就算本王是去侯府,为什么要回去?”

元卿凌理所当然地道:“肯定得回去啊,王爷带着京兆府的人去,如果找不到我,惠鼎侯善罢甘休?只怕会像疯狗一样咬着王爷不放了。”

“不是恨本王吗?本王被疯狗咬着,不正合意吗?”宇文皓注视着她,心里竟该死地没了怒气。

元卿凌拍着他的肩膀,豪气干云地道:“夫妻一场,死在我的手里倒不妨,死在别人的手中我不甘心。”

“去死吧!”宇文皓没好气地伸手推了她一把。

元卿凌不妨他忽然推过来,身子往后一跌,后脑勺重重地磕在床辙上,眼睛一翻,竟晕过去了。

“让装!”宇文皓举手拍了她的小腿一下。

没反应。

宇文皓呲牙,拽着她的手便扯她起来,“还装?”

元卿凌被拽起来又软软地侧向一边,眼睛还是闭着不动。

汤阳眼尖,惊道:“不是装,伤口破了,看,又流血了。”

宇文皓一看,果然床辙上的帐帘染了殷红的血。

“还愣着做什么?叫御医啊!”宇文皓大喝一声,跪在床上抱起元卿凌,伸手摸向她的后脑勺,淌了一手的血。

徐一慌忙跑了出去。

御医很无奈地为元卿凌再次处理伤口,喋喋不休地道:“这伤口在后脑勺上,本就十分严重,必须得好生照顾,怎地又伤了呢?再伤,王妃会变成傻子的。”

“王妃……自个不小心磕的。”徐一心虚地跟御医解释。

“王妃又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后脑勺有伤,还会故意磕?”御医实在也是忍不住了,在府中料理王爷的伤势多天,知道王爷对王妃动辄大呼小叫,粗暴无礼。

“御医是指责本王吗?”宇文皓寒着脸问道。

御医瞧了一眼宇文皓那张冰冷狰狞的脸,刚才的英勇瞬间一散而空,提着药箱说了一句不敢便灰溜溜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