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直播

小蕊的身体穿过城门,天空中的明月暗淡乌云密布,与之相反的是城中地面的溺水一涨再涨,直至将整座潮灵城淹没其中。

众人皆腾空而起凌空而立,路露嘉褪去了人形,露出了人鱼之躯。与之前秦宇在意识之灵内看到的相比,此刻的她,身上无端的多出一种奇异的妖媚之感。秦宇并非好色之人,但是却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至于狸渊和库鲁斯早就看到了,连明月都挪不开眼。她的长发,和扇贝般的小小耳朵,长长的鱼尾和半身人躯,明明都不是人形,却能莫名的引人入胜。

在她意识的催动之下,水鳞在雕像的眉心绽放光芒,晶莹的丝线不断抽离进入城中。这时,一声声凄美婉转的歌声在每个人的耳畔响起。随着歌声的飘扬,浸没在溺水之下的房屋之中,一道道浅蓝色的东西升起。

这东西不是灵气和本源,甚至不是一般的能量,而是….

“这是芯体能量!”秦宇内心巨震,这一道道能量是芯体能量的话,那就意味着溺族女妖一族世世代代都掌握着芯体,而不是路露嘉因为际遇才得到芯体的。

战阳看他的样子,便出言解释:“这是溺族的唤灵之术,是历代传承的秘术,能够使小蕊进阶。”

“秦宇,你也不要如此吃惊,这是正常的芯体不断成长的正常途径。如果星魂没有改变,你也会经历类似的过程。”意识之中千依说道。

如此一说,秦宇便释然了,被水心鳞唤出的溺族之灵纷纷进入到小蕊的体内,它那小小的身躯也不断的长大。一转眼间便已经是七尺之躯,十息后便由蛇成蟒,现在只差遇水化龙了。

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但这时千依的声音再次响起。

“虽然这里的确能让那个小家伙成长进阶,但是还少了一些东西,所以恐怕会功败垂成。而且这些被唤出的灵可不会这么容易就能驱散的。”

秦宇眉头一皱。道:“少了东西?”

气质女神宅家看书戴眼镜斯文秀气

他看了看那座雕像,水心鳞和神狱王座都到了,如果雕像上所有的东西都要到齐的话,那么这具身躯和她手中的三叉戟还没有,足足少了两样东西。

“路露嘉快让小蕊回来!还少了两样东西!”秦宇连忙惊呼。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小蕊已然化身成百尺巨蟒,但是它却没能化龙。不仅没有化龙,连蛟也没成。不仅是这样,随着一道道所谓灵的芯体能量的灌入,它的身躯不断蜷缩变胖,长出了四肢。最后变成了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怪物,颜色也都变成了黑色。

“不好!小蕊被灵附身了,这下事情棘手了!”

战阳语气一变,被附身的小蕊已经卷起溺水朝他们冲灌而来。一把撑天的巨大长戟左右划过,灌溉下来的溺水从中间被切开,下方流过脚底,上方则越过头顶,没有沾到任何人。

她虽然化解了溺水,但小蕊却不能直接动手,它的一双爪子一只按住路露嘉,一只抓住秦宇,巨大的脑袋张着巨口在五人面前咆哮。歌声湮灭在咆哮声里,四座小的雕像毁去了三座,最大的一座也出现了裂痕。

在两只爪子与两人接触的时候,两颗芯片精魄开始运作,作为芯体之灵,小蕊的攻击可不是一般的修炼者的本源冲击。在它面前用任何体术都会被解析分解掉,战阳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会是一场芯体之争,所以除了让秦宇安心,这也是她退到溺水外的原因之二。

接下来便是两人的事了,原本小蕊并没有太多的芯体能量,合两人之力必定能轻松化解。事实上在爪子落下的时候,两人面前就分别竖起了青荷与转轮。那爪子落入其中便直接被分解了。然而它的一声咆哮使得秦宇和路露嘉都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耳畔婉转的歌声虽然听不见了,却还依旧唱着。

唤灵还在继续,源源不断的芯体能量没入它的体内,原本已经被分解在两人面前的那双爪子在穿过转轮和青荷之后又一次凝聚,这般变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宇~”

战阳也没有想到,她心中清楚的知道这被附身的小蕊解析的速度至少是半棵小魂树,这样的速度一瞬间就能将人的身躯分解。她惊呼出声却已来不及援手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宇被那三个指头的爪子抓住。

路露嘉的手中有小蕊的芯体本体,所以她会相安无事,最多受到冲击导致受伤。但是秦宇却不同,他没有任何手段能逆转的,就算他也有芯体,这电光火石之中又怎来得及施展。

这么快的变化的确秦宇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那爪子也的确抓住了他。但是下一刻却穿过了他的身体,扑了个空。确切的说是他突然之间消失在了紧握的爪子里。

就连被附身的小蕊都惊了,它下意识的松开爪子想看看清楚,下一刻秦宇又突然出现了。如果是一开始他没有反应过来,那么现在就不存在了。在那爪子第二次抓下之时,星魂已经出现在他的手掌。

这小小的半棵小魂树的解析速度又怎能与大魂树的星魂相比,只不过还没等他降临星魂,一抹倩影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不是战阳又是谁。

她来到秦宇

面前,对着那再次握紧的爪子粉拳轻攥,四色本源凝握在手一拳轰出。只听一声低沉的轰鸣,附在小蕊身上的灵被一拳轰散,小蕊小小的身躯也从半空中坠落。不止如此,身后一望无际的潮灵城内所有被歌声唤起的灵被这四色之息扫过,部都变得“老实”起来,没有任何一股敢在逸出水面。

坠落在水中的路露嘉嘴角挂着血迹,见小蕊落下她也连忙将之接住,同时直接收回了是水鳞。没有了水鳞,潮灵城也因此恢复了之前废墟残破的样子。

秦宇有危险,所以战阳的一拳用尽了力,反震的拳风掀起了那帘纱。终于再次见到那张魂牵梦绕的绝美俏脸,秦宇却是心中一疼。

因为此刻的她眼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交~合在一起,红唇之间有血迹溢出,意识迷糊之中还在呓语喃念着: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傻瓜,这么拼命做什么。”秦宇心疼的擦去她嘴角的血迹,将其拉入怀中。这一刻,无比的安宁,秦宇的心也前所未有的安静下来。

“她没事吧!!”路露嘉来到他身后语气略带关切的问。

“只是太着急了,又用尽了力,一时间身体没能适应因此急火攻心,应该没有大碍。不过要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秦宇说道。

“这样的话恐怕就糟了!”路露嘉脸色骤变。

“什么意思!!”

秦宇眉头紧皱,路露嘉如此神色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

“之前因为为你解咒的事她耽搁了回天府的时间,那正巧是天府觉醒血脉的日子。原本作为天府的嫡女,她是可以直接进行血脉觉醒的。但是现在不行了。”路露嘉沉声说。

“现在不行!为什么?”秦宇问。

“因为血脉觉醒必须在成年礼后的两年后进行,而她已经错过了那个时间,一个月之后是最后的期限,但却只能和其他府中的人一起经过考验。这是为了给非战家之人的机会,考验可以说极其严苛,就算她是至尊也不一定能稳操胜券。更何况现在又这样。”

秦宇目光深凝,一股前所未有的重压落在他的身上。连至尊都不一定有把握的事,就算他想要替冬阳也不够资格。如若此时自己也是至尊之境,哪怕是个生死境,那么又何须为这些事烦恼。

“路露嘉,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深吸一口气之后,秦宇严肃的说。

“什么?”路露嘉一愣。

“教我如何熟练的操控芯体,同时……再给我来几个蛇皇咒印。”

.co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