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软件哪里下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齐王看着她的背影,还是很生气,或者羞辱。

他不走,一定要等五哥回来,让五哥给他一个交代。

汤阳命人送上茶,看到他依旧气鼓鼓的样子,不禁道:“齐王殿下,王妃方才的话,是真真的金玉良言,您就听几句吧,王妃为您好。”

“她为本王好?可拉倒!”齐王哼道,“五哥还没回来吗?”

汤阳轻轻摇头,出去了。

齐王看着那清澈的茶汤,喝了一口,脑子纷乱陈杂,竟不知茶滋味。

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慢慢地漫上。

他不信,元卿凌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会信。

但是为什么翠儿不敢发誓?

应该是懒得跟元卿凌计较,那样的女人太凶悍,太野蛮,不计较也是对的。

可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呢?

那年夏天你的笑容很诱人

翠儿对他真的只是利用或者欺骗吗?

但是,她对他很好了,温柔贤惠,是一个王妃该有的样子。

他想起成亲一年的点点滴滴,她种种对他的态度,都是无可挑剔的。

一个妻子该做的,她都做到了,而且,无微不至。

他还有不满吗?

没有不满的,但是,如果她能稍稍热情一点,不用温柔的眼光,而是用带着各种情绪的眼光,例如生气的时候愤怒,开心的时候喜悦,吃醋的时候……

吃醋?她似乎从不吃醋,哪怕是母后说起要立侧妃的事情,她也只是温柔贤淑地听着。

齐王的心一下子乱了起来,是又乱又慌。

宇文皓回来了,进门就听汤阳说齐王还在府中,而且被王妃揍了一顿。

宇文皓听了,表示同情,但是同时有点幸灾乐祸。

这个老七,其实应该骂一顿再狠狠地打一顿的。

二哥不务正业,终日只知道吃喝玩乐,但是二哥至少做事不会惹人讨厌。

但是老七,娶了媳妇之后,真的太很过分了,尤其今天到齐王府去问褚明翠,他百般阻挠的样子实在是太欠揍了。

只是不管怎么样,作为行凶者的家属,他也应该进去问候一下被害人。

进去就见齐王端着茶在发呆,脸上肿了,可怜兮兮的样子。

宇文皓清了清嗓子,“衙门事多,晚了回来,等很久了吗?见着你五嫂了没有?”

齐王一直都在等他回来,看到宇文皓进门,委屈顿时就涌上来,“五哥,你可回来了。”

“怎么了?咦?你的脸怎么回事?”宇文皓关切地问道。

齐王只差点没哭出来,“五嫂揍的。”

揍得好!

“揍得那么严重?太过分了!”宇文皓义愤填膺,怒道,“我回头收拾她去。”

“好!”齐王放下茶杯,伸手抚摸了一下脸颊,丝丝地痛,“五哥要好好帮我出一口气。”

“那是一定的,谁都不能欺负我弟弟。”宇文皓坐下来,霸气十足地道。

齐王看着他,为什么他就那么不信五哥说的话呢?

但是,算了,收拾不收拾的也没有意义。

“五哥,我问你个事,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齐王忽然正经起来。

“问!”宇文皓看着他,艾玛,这下手可真不轻那。

齐王眸子里有些紧张,“如果……如果没有公主府那件事情发生了,你最后会不会娶翠儿?”

宇文皓怔了一下,这猪脑子被揍了一顿会思考了?

他想了一下,“最终,我都不会娶她,问题不在我,在她。”

“为什么?”齐王不明白。

“她不会嫁给我啊。”宇文皓淡淡地道。

“为什么?”齐王还是不明白,他们原先都是青梅竹马了。

宇文皓笑笑,淡道:“哪有这么多为什么?”

齐王心里凉了半截,“她不想嫁给你,是不是因为你被册封为太子的可能性不如我高?”

宇文皓眸子锐利地一闪,“为什么这样问?”

“恶五嫂是这样说的。”齐王有点伤心,是很伤心了。

“你信吗?”宇文皓反问。

齐王沉默了一下,“荒唐!”

“既是荒唐的事,那你烦恼什么?”

齐王茫然,他不知道。

恶五嫂的话,自然是信不得的。

她满嘴都是荒唐言。

“堕湖的事情,五哥相信恶五嫂吗?”齐王再问。

宇文皓有点吃不消,一下子这么多尖锐深刻剖析人性的问题袭来,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五哥,弟弟希望您说句实话。”齐王深呼吸一口,“什么打击我现在都能承受了。”

宇文皓看着他,慢慢地点头,“信。”

“为什么?”齐王心底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捅了一下,又酸又痛。

宇文皓轻轻叹气,看着他,“当天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齐王点头,“记得,当时我们赶到的时候,翠儿都昏迷了,她还被恶五嫂的簪子给刺伤了,可见恶五嫂真的有害人之心。”

“为什么是害人之心?都推她下湖了,难道还要拔下发簪刺她一下出出气吗?”

齐王惊愕,“五哥的意思是?”

“是反抗,是自救!”他看着齐王,心里虽然有些不忍,却还是道:“她当时被齐王妃压着往下沉,她只有这个法子,才可自救。”

齐王满脸震骇,“不可能!”

“当时你我没到之前,是谁先赶到?”

齐王脑子乱得不行,哪里想的起来?

“侍卫?还是皇姐?”

宇文皓道:“是齐王妃的侍女,她就在不远处看着,也是她呼救的。”

“你怎么知道?”齐王不服气,“当时你和我几乎是同步到的,总不能五嫂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那我还信翠儿呢。”

宇文皓无奈地看着他,“因为我会问,我会调查,对上各方的口供,还原事情,你若不信,想个法子,好好问问齐王妃身边的侍女。”

齐王显得有些失魂落魄,“可我不明白,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她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她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五哥,你懂得她,是不是?你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凭着她的人品我们都该相信她的,是不是?”

宇文皓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我只相信事实。”

齐王顿时泄了一口气!

“来人,送齐王回府!”宇文皓道。

齐王被失魂落魄地扶着出了楚王府的大门,宇文皓看着他,有些心酸,这弟弟从小就备受宠爱,不曾受过挫折和打击,这一次,对他是一个不小的冲击啊。

他得回去好好犒劳一下楚王妃才行啊。